六九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一胎两宝:萧少的逃跑娇妻 > 第1515章 少来碰瓷我
    第1515章 少来碰瓷我

    小家伙是养在自己身边的,他有什么心思,林悠悠会不知道。她当然也是心疼小家伙,所以一直以来不知道该怎么让孩子选择适合自己的路。

    正如林星辰担心的那样,林悠悠也在担心啊,如果孩子跟着南斯哲,之后他选择一个不会对林星辰好的后妈呢?

    萧安宇正好在一旁,听到母子俩的对话,直接说:“我是你的安宇爸爸,有我给你当后台,谁敢欺负你?除非……你自己蠢货,让别人欺负了,也藏在心里不敢说。那我们养你,也只是养出了一个小笨蛋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林星辰顿时清醒过来,他眨了眨眼睛,笑眯眯的看着萧安宇,“安宇爸爸会一直保护我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你的爸爸是白叫的吗?南家也好,萧家也好,你喜欢哪里就随时住在哪里。没有人束缚你,我们只希望你开心。懂吗?”萧安宇对那边说。

    林星辰像是受到了鼓舞,对着视频那边的萧安宇一直笑,“安宇爸爸真好。”

    林悠悠看他可爱的模样,忍不住问:“嗯,你的安宇爸爸好,那妈咪呢?妈咪就不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妈咪也一样很好啊。星辰很喜欢很喜欢妈咪。”林星辰开始小狐狸讨好模式。

    林悠悠点头,勉强松了口气,“算你这个小家伙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当然聪明啊。我是继承妈咪颜值,又被妈咪教的很好很好的宝贝哦。”林星辰眼睛弯弯的,如同一只小狐狸般。

    林悠悠噗嗤一声笑了,“我看你的嘴巴是越来越甜了。唔……这可不是妈咪教你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妈咪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”林星辰笑笑。

    他们说完这些,就开始萧安宇关心端木云风的事了。

    端木云风这个人,萧安宇其实早早的就调查过,端木云风也没有瞒着他,该暴露的信息一个都不会少,所以对萧安宇而言,这个家伙也还算老实,至少没打算欺骗他们,这就是可取的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安心跟他在一起吗?”萧安宇搂着林悠悠的腰,两人亲密的在床上聊天。

    林悠悠看着他,笑道:“我跟端木云风没见过面。不过真如你所说,喜欢安心柳念,我觉得这个男人真好啊。我如果是安心,一定喜欢他。而且是毫不犹豫的扑向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觉得他好?”某人的醋坛子打翻了,双手撑在林悠悠耳侧,盯着她那张精致的小脸,凑过去,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林悠悠唇上吃疼,翻了萧安宇一眼,无奈又好笑的说:“你就不能不吃醋?况且我只是随便说了一句,又没说他比你好。你怎么不问问,我觉得你们两个人谁更好呢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萧安宇自然是要捧着林悠悠的脸,认真的问一句,“你觉得我们两个人谁好?”

    林悠悠是哭笑不得,就说:“当然是我们家安宇更温柔,更善良,更帅气。更让我欲罢不能,更厉害,超级超级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夸得言不由衷。”萧安宇的手指点着林悠悠的下唇,眸色不自觉的深了许多。

    林悠悠哼了一声,眨眨眼睛,“那怎么夸才是真心实意?难道跟你说……哦,你超级厉害,非常勇猛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男人说完,就将头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别闹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端木云风醒来的时候,萧安心还在他怀抱中,小女人乖巧的就如同一只猫儿般,蜷缩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端木云风是头疼,但看到萧安心,所有的难受就顷刻间消失,他手指轻轻的点着萧安心的额头,然后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萧安心是被他的操作给弄醒了,揉了揉眉心,呜呜咽咽的说:“还没有洗漱,臭臭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洗漱,你等我,嗯?”端木云风低低的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萧安心眼睛都没有睁开,就连连点头,然后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很快,端木云风就洗漱完成,他快速出来,看着床上的小女人,一个饿狼扑食,将萧安心给好好的亲了一通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,萧安心的唇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吃早餐的时候,萧子琛几乎是要将端木云风给千刀万剐了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去照顾你,你就是这么照顾他的?”萧子琛咬牙切齿的说着,他完全有理由怀疑,端木云风这个货,昨晚趁着醉酒对他女儿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清清白白,水水玲珑的小白菜啊,就这么被人欺负吗?

    萧子琛想杀人,他气得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端木云风看到萧子琛生气,立刻举起手,信誓旦旦的说:“人在真正喝醉的时候,什么都做不了。伯父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哼,我信你?”萧子琛手里的叉子都变形了。

    餐桌上杀气弥漫,稍不小心,就可以看到端木云风被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安慕橙可是不喜欢这种气氛,就拍了拍丈夫的肩膀,小声道:“你女儿没那么蠢。再这样下去,我们大家都尴尬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子琛还是难受,想到自己的乖宝贝让人这么欺负,就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安慕橙看他这样,只好轻叹一声,跟他说:“好了老公,你真别生气,孩子们上班的上班,上课的上课。你总不能让大家跟着你,什么都吃不下去?”

    萧子琛点头,但还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于是,狗子们就看到安慕橙在他们的注视下,捧着萧子琛的脸,一字一字的说:“心肝宝贝开心果,你不能这样啊……你不开心了,我怎么开心呢?”

    这再大的火气也受不了老婆的一句心肝宝贝,萧子琛不生气了,甚至心情大好的凑过来,搂着他宝贝老婆的腰,也亲了一下,“我听老婆的。”

    餐桌上的众人齐刷刷的打着饱嗝。

    真的,好饱好饱啊,他们要撑死了好不好?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谁能拯救他们啊。

    特别是墨时琛,他觉得他最可怜,他就是来帮端木云风送礼物的,被留宿一个晚上不说,早晨还要吃狗粮。

    啊啊……谁能体会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夹杂着狗粮的早餐结束,墨时琛跟着端木云风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车子里,他又在吃狗粮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其实没那么讨厌你。恭喜了,离萧安心男朋友的位置更近一些了呢。”萧安心握着端木云风的手。

    端木云风凑过去,在她脸上亲了亲,笑道:“那我要好好的谢谢萧大小姐的帮忙。不知道……萧大小姐,要不要我现在用香吻报答?”

    萧安心红着脸,半推半就的让他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作为司机的墨时琛终于受不了了,他轻哼一声,“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,车子里还有我这个司机呢?我是单身狗,我也需要被尊重啊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端木云风挑眉,直接加深了对萧安心的吻。

    萧安心承受不住他的浓烈,还要发出呜呜声。

    墨时琛满头黑线,很好,端木云风,他记住了,他一定让这个家伙后悔,下次别让他有机会秀恩爱,他保证噎不死他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端木家。

    端木老夫人一起床就全身难受,当然最不舒服的还是头,是她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“母亲,您看……纪家那边,到底要怎么说?”端木二爷忍不住问了。

    端木老夫人轻哼一声,“还能怎么说?我们现在理亏,我们弄出端木云风那个臭小子,现在也只能听人家的啊。人家想怎么做,我们就怎么来!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我们也不能什么都听他们的。纪家还想着让我们家出一个人上门呢。这门怎么上?”端木二爷是不想跟纪家示弱。

    端木老夫人自然明白儿子的意思,但她没有其他的选择啊,如果不逼着端木云风跟纪家结亲,之后麻烦更多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间,纪小小上门了。

    早晨的女孩精神并不好,脸上清晰可见的是乌青,很显然她昨晚没睡好。

    “奶奶……”纪小小上来就扑到了端木老夫人的怀中。

    端木老夫人一脸慈祥,语气都带着温柔,她轻轻抚摸着纪小小的头发,温柔的说:“孩子啊,你怎么了?是不是昨晚没睡觉呢?”

    纪小小点头,委屈的说:“我没休息好,我好难受啊……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知道你难受,都怪我们家那个没良心的狗东西。奶奶让人打断他的腿,让他再也回不来,你说好不好啊?”端木老夫人是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她太清楚了,纪小小是嘴巴上说恨,但其实特别心疼端木云风。

    “不行,真打断腿,以后谁养我啊。就是……我难受。我哪里不如那个萧安心呢?为什么端木哥哥就喜欢她。是不是我不够漂亮,不够温柔?还是说……我比不上那个女人放的开?”

    纪小小一边说一边摸着脸,满眼的惆怅。

    端木老夫人看着纪小小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她见过萧安心的,必须承认,萧安心那张脸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。男人会喜欢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奶奶……”纪小小又抱着端木老夫人的胳膊,眼泪连连,“是不是你也觉得她好。是不是你也认为云风哥哥应该喜欢她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在奶奶眼中,你才是最好的孩子,奶奶就喜欢你了。”端木老夫人说。

    “可我怎么办啊?奶奶喜欢我,云风哥哥不喜欢我,以后要怎么办?”纪小小一脸惆怅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件事在萧安心,我们攻克的萧安心就好了。”端木二爷站在一旁,终于找到机会开口。

    纪小小一听,偏头看着端木二爷,眨了眨眼睛,疑惑道:“该怎么攻克萧安心呢?她可是萧家大小姐,我什么都不能做啊。”

    纪小小不是没想过弄死萧安心什么的,但她不敢。纪家也确实不敢,毕竟萧家跟段家,那是这个国家的王者一般的存在,他们招惹了,以后会被这家人给碾成碎片,挫骨扬灰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用真正让她断胳膊断腿那么严重。你想啊,一个女人最在乎的是什么?那还不是名声?”端木二爷提醒着。

    纪小小想了想,点头道:“是啊,名声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对了啊,女人最重要的是名声,我们只要坑着名声来处理,那就好了。”端木二爷继续引导纪小小。

    这种直接跟萧家开战的操作,他是不会要的。

    但是哄着纪小小这样没脑子的人动手,端木二爷觉得还是非常轻松。

    纪小小一听,眨了眨眼睛,笑道:“对啊,你说的没错,这件事确实可以这样做。我这就回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半,微博上出现了一个惊天爆料。

    是某高端会所,第一男公关的深情告白。

    这个男公关的微博昵称叫我是你的小心心。

    他上来就说:“我是来表白我最爱的女人,我跟她在一起那么久,现在想要转正,想要让她看到,真正爱她的是我,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位男公关本来就有些粉丝基础,加上不少富婆跟小姐都是他的客人。他微博出来,多少人想要吃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好奇了,非常非常的好奇,到底是谁啊,那个小心心,多给我们爆点料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也想知道,能够让第一男公关开口爆料的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应该也是个富家千金吧。不然怎么会让这家伙在微博上爆料呢?”

    “求真相,求吃瓜!”

    萧安心也在吃瓜,她还是跟萨布瑞娜视频讲公司的发展的时候,两人一起吃瓜的。

    萨布瑞娜笑道:“现在的男公关也可以啊,为了自己的流量,什么都敢做。”

    萧安心点头笑笑,“是啊,他们这行也不容易了。你说会是哪个冤大头,让这货睡了,还要被这货利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反正不是我们。”萨布瑞娜笑着。

    很快,微博上那个叫小心心的男公关又开始放话了。

    那一段是感人肺腑,让人心痛的。

    他说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晚上,他遇到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姑娘。他怕她走路吹风,就将外套脱下来给她穿。

    然后那位小姐握着他的手,媚眼如丝,嘴角带着笑意,“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男公关是这行的翘楚,自然懂这是女人喝多了故意调戏他,但他对上那样一张精致完美的脸,怎么也说不出拒绝,便说了一句爱。

    接着醉酒的小姐将他带去了她家旗下的酒店,两个人在酒店里缠缠绵绵。一个晚上,都不觉得够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大小姐起床,跟他说很满意他的表现,要以后都找他,让他乖一点。

    本来男公关以为大小姐是开玩笑,谁知道人家真就这样,当晚又去找他,还当着他们老板的面说,以后不准他被其他人包养。

    男公关第一次被女人这样维护,自然是生出了感情。

    之后他就被她半包养状态,经常送一些好吃的过去,两个人慢慢的就开始同居,还在外面有个爱巢。

    男公关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下去,他们可以从金钱交易变成感情交换。

    谁知道就在今年,大小姐身边多了一个男人,那个男人说喜欢大小姐六年,为了大小姐辛苦当副手,不求任何回报。

    大小姐很快就被那个男人攻陷,直接将可怜的男公关甩了。

    失恋中,男公关甚至寻死了几次,但大小姐根本不理会,满眼都是那个喜欢了她六年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公关想啊,他可能不配拥有那么好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这男公关文笔不错,一个故事被他写的那是缠绵悱恻,让人动容,尤其他,超级可怜,引起了不少人的同情。

    作为吃瓜群众的萧安心跟萨布瑞娜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这个六年怎么跟你的剧本有点像啊。”萨布瑞娜对着视频里的萧安心说。

    萧安心摸着下巴,点点头,“前面跟我都没有关系,但说什么有个喜欢她六年的男人。我就觉得是在说我。编这样大的故事坑我,有必要吗?”

    “先看看后续,现在不是都在逼问男公关女主角是谁吗?我们慢慢吃瓜,先不着急。你说呢?”萨布瑞娜问。

    萧安心点头,其实她也不怕,她又没跟男公关接触过。她这个人清清白白的,很懂得洁身自好这个词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网友们不停的八卦,甚至还有人私聊那个男公关,人家真就站出来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知道是吗?那我也不介意跟你们说了。反正我发微博就是向她表白的。我要对所有人说,对全世界说:萧安心,我爱你,我是你的人,我以后都不会再爱其他人!”

    微博出来二十几分钟,没人敢讨论。

    但是到半个小时的时候,这微博就有炸了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竟然是萧安心,怪不得我感觉这剧情非常的霸道总裁,人家萧安心不就是个女霸总本总吗?”

    “果然豪门的女人放得开,真换成是我们,还不敢做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我能不能扒一下,萧安心跟这个男公关,那六年是不是萧安心的副总端木云风啊。果然有钱人比我们会玩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觉得,他们超级会玩,以后我们就看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端木云风不觉得恶心吗?他喜欢了六年的女人竟然跟男公关这样那样。”

    微博上全部是在说萧安心的,大部人的讨论比较恶俗,就是想将萧安心说的特别不好,甚至希望她从神坛上跌落一般。

    萧安心看到那人的公开,真的脸都青了,她对着视频中的萨布瑞娜说:“你看,太会碰瓷了,竟然找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没想到,这碰瓷好厉害啊,我们该怎么反击?我先帮你发声明?”萨布瑞娜问。

    萧安心眯着眼睛,思忖了一会儿之后,才说:“不,我们谁也不发。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剧情还要怎么走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看到微博上又刷出了一条,那是纪小小的深情告白。

    纪小小是直接说:“端木哥哥,我……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。我不会在意你喜欢过那样一个女人。我就是喜欢你,我可以接受你的一切。请你也相信自己,不要为那些人难受。我愿意等你走出情伤,甚至,我也可以做那个安慰你,帮你走出情伤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条微博气得萧安心想笑,还安慰端木云风,帮他走出情伤。

    真是要笑死她了。

    不过萧安心也没有回应,微博上本来就是真假消息参半,她如果为了这种消息就让自己认真了,那不是对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跟端木云风解释吗?”萨布瑞娜又问。

    萧安心打了个哈欠,“不解释,他如果真爱我,那是相信我的。不爱我的话,就让他跟纪小小在一起好了。反正我也不在意,我也不会真正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这个回答非常的萧安心,我支持你。”萨布瑞娜笑着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没有再看微博上的乱七八糟,他们视频结束就各自洗澡睡觉。

    但是萧子琛那边明显不高兴了,他坐在床上,手机屏幕都快被他给捏碎了。

    安慕橙自然是看了微博上的消息,他走过来,笑着说:“老公,这件事让孩子们自己处理。我觉得这对他们而言是考验。如果端木云风能够帮安心度过去,我们也能放心看他们交往了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可那个男公关竟然敢说我女儿跟他做那种事,他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的脸有多臭。他配吗?我萧子琛的女儿冰清玉洁,干干净净的,怎么能随便让他玷污呢!”萧子琛越说越生气。

    安慕橙自然清楚丈夫的意思,她坐下来,捧着丈夫的脸,低低笑了一声,温柔的说: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,你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子琛风点点头,缓缓的吐一口气出来,然后笑道:“端木云风要是敢相信微博上的那些话,我就打断他的腿,三条一起打断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公说什么,我都支持。我们老公是世界上最帅气的人。”安慕橙又给他顺毛。

    萧子琛的手落在安慕橙腰上,眸光微闪,“老婆,你一天到晚的勾引我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滚远,谁勾引你了。明明是你定力不够好,少来碰瓷我!”

    安慕橙笑了笑,推开萧子琛……

    而另一处,端木云风正在看微博,他修长的手指蜷缩着收紧,手背上隐隐暴着青筋。